看新说唱,刷毒APP:当下年轻人喜欢听最屌的音乐,买最酷的球鞋


?

   09:12

  来源:娱乐资本论

看新说唱,刷毒APP:当下年轻人喜欢听最屌的音乐,买最酷的球鞋

  作者/少年于谦

  在制作人公演的炸裂传播下,《中国新说唱》第六期节目落下帷幕。

  这是一场嘻哈圈的“期中考试”,也是节目组的“期中考试”——全网热搜180+个,微博热搜54个,猫眼连续27天全网热度综艺总榜top1;百度风云榜连续三周总榜top 1;堪称综艺届的名利场。

  业内传言,本季新说唱属于“有嘻哈”系列的收官之作。这意味着,陪伴我们三年有余的嘻哈盛典即将成为回忆。

  《有嘻哈》的意义不止在于向国内输出了hip-pop文化,也带动了潮流消费的崛起。球鞋、连帽衫、棒球帽、墨镜……这些在节目里大放光彩的潮流元素随着嘻哈文化向普罗大众输出。

  

  在第一季《中国有嘻哈》播出前,节目总制片人陈伟就一再表示,尽管这是一档嘻哈类的真人秀,但希望观众不局限于只喜欢嘻哈的人,而是所有穿潮牌的人都能看的懂。

  从这一点来说,“有嘻哈”无疑是成功的。事实上,随着节目的热播以及一大批围绕嘻哈、街舞、滑板等项目网综的出现,开始有人将潮流文化形容为当下的“青年文化”。由之出现的潮流综合性的产业,市场规模恐早已突破万亿的级别。

  如果说第一季《有嘻哈》的播出带动观众从hip-pop关注到球鞋文化,那么到了第三季许多观众在节目内容外更在意Rapper脚上的球鞋。

  比如节目里热狗演唱《Do You Remember》时,不少听众关注点更多不在歌曲本身,而是热狗踏着的那双AJ1倒钩;

  

  潘玮柏唱到兴起时跳下了舞台,结果台下的姑娘直言,“你踩脏了我的鞋。”

  

  吴亦凡节目里上脚的一双Alexander Wang,被质疑“增高鞋”的话题迅速成为社交平台上的谈资……

  

  有人评论《中国新说唱》的别名应该叫做《中国新球鞋》。

  一边看新说唱,一边刷毒APP;听最屌的音乐,买最酷的球鞋,已经成为了当下年轻人的日常。

  

  为什么说有嘻哈带动了潮流消费?

  不得不说,在国内,大众对于嘻哈这个概念的模糊。

  传统嘻哈包括Rap、DJ、涂鸦、街舞和beatbox ,而广义上的内容更包罗万象,服饰、滑板、街头篮球等等都算。

  “潮牌”的概念最早也是从嘻哈文化中延伸而来,所以无论当下大热hip-pop、电音、街舞、滑板等,其实与“潮牌”(潮流文化)的精神内核是一致的。

  所以无论是国内的陈冠希或是国外的Kanye,他们既是嘻哈歌手,也是潮牌主理人。

  不过,相比国外,中国的嘻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徘徊在主流视线之外。《中国有嘻哈》的意义在于,它将这种“小众文化”输向了大众,并且得到了认可。后续推出的电音、街舞类综艺无一不是对它的效仿和致敬。

  

  或许迅速掌握一门说唱、街舞、调音类的技能不切实际,但上身Rapper、DJ和Dancer的同款穿搭并非难事。

  年轻人对于文化的认可直接带动了潮流市场消费。一夜之间,“无AJ不出街”、“万物皆可Supreme”的概念深入人心。

  一大批国潮品牌由之诞生,李宁、特步、太平鸟等老牌运动、服饰品牌也纷纷潮化;一些游走在历史边缘的老“国货”也在借着“国潮”的名义“回光返照”……

  在《有嘻哈》播出的2017年,投资机构预计,我国潮流消费市场规模超过5000亿元。如今,加上潮流综合性的产业,这一数字或许早已突破万亿。

  同样乘着这股东风呼啸而过的,还有二级球鞋交易平台。

  在潮流媒体网站Highsnobiety不久前曾公布了一份球鞋行业观察报告中显示,全球二级球鞋市场规模或已达到60亿美元。而国外球鞋二级交易平台Stock X的创始人Josh Luber表示其中光中国的球鞋的市场规模就超过10亿美元。

  在国内互联网寒冬的一片哀嚎下,二级球鞋交易平台成为了不二风口。各平台间GMV数据增长迅速,融资更是此起彼伏。

  其中毒APP位列头部,并且有业内人士透露,“第二名是他的零头不到。”

  

  根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公布的数据显示毒APP的手机激活量超过8000万,长期位居App Store体育榜第一。

  

  潮流消费升级,潮流市场供求失衡

  曾几何时,困扰在潮牌消费者间的问题是,如何才能不买到假货?

  以球鞋来说,由于历史遗留原因,以莆田为首的中国“假”鞋工业链世界闻名,造假工艺和水准在业内首屈一指。非资深Sneakerhead难辨真假。

  这一状况随着毒APP首创“先鉴别,再发货”模式,并以搞科研式的鉴别为用户提供差异化服务后日渐消散。

  而到今天,困扰多数Sneaker的新问题是,如何才能抑制住过高的鞋价?

  随着《有嘻哈》等网综带动的潮流文化出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涌入潮流消费市场,一些优秀的潮流单品变成稀缺资源,整个市场出现“供大于求”的状况。

  “炒鞋”就是这一现象的缩影。

  “尤其是那些明星上脚的球鞋,往往当天节目一播完,鞋价就已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涨。”一位Sneakerhead小光告诉娱乐资本论,早在今年6月13日《中国新说唱》宣布定档日期后,吴亦凡在节目上穿了一双SACAL×NIKE联名款的球鞋在二级市场的上涨率直奔50%。

  更夸张的情况出现在今年NBA的赛场,当伦纳德助力猛龙队拿下NBA总冠军后,一双去年发售的Nike与伦纳德的联名球鞋价格一度突破4万元,相比1299元的发售价翻了30倍不止。

  

  甚至一些鞋贩子会冒充/伪造一些信息,用以来哄抬鞋价。

  此前一张截图在鞋圈盛传,一位自称爱奇艺的工作人员表示在录制节目时看到了吴亦凡的上脚鞋款,号召大家“冲”。

  

  “你猜怎么着,当所有人都信以为真,跑去抢购那双鞋时发现截图居然是假的。”小光苦笑不得的说到,“因为大家发现,同样一张截图居然有好几个版本,里面描述的吴亦凡同款均不相同。”

  “现在这消息都不知道真假,说不定是有人故意放假消息拉高球鞋价格。”小光说。在他的经验里,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常见。“开局一张图,剩下全靠编。”

  鞋圈,变成了鞋贩子的“圈”,套在每一个真正热爱球鞋的Sneakerhead身上。

  

  “鞋穿不炒”,潮流文化才是毒APP的核心

  小光把现在的鞋圈比作期货市场。

  简单来说,鞋贩子会在二级交易平台出售球鞋时观望一段时间。“如果一款球鞋行情较好的话,他们就可以取消订单,再以高价卖出。”

  虽然目前包括毒APP在内的一些平台上线了保证金措施,卖家在规定时间内未发货需要扣除一定金额赔付买家,但实际情况却是一些鞋贩宁愿损失保证金来获取后续更大的利润。

  可以说,“炒鞋”这一现场的出现,逐渐偏离了潮流文化的核心。这不仅让真正球鞋爱好者有苦难言,也让外界看待这个圈层时蒙上了一层“有色眼镜”。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无动于衷。

  作为目前国内最大的潮流生活方式平台,毒APP对外沟通主管昭阳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认为体验潮流文化是当代互联网年轻用户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方式。球鞋是广大消费者体验潮流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

  据了解,为了创立良性的潮流消费市场,抑制“炒鞋”现象,毒APP也在近日发出“鞋穿不炒”的倡议,并且在八月即将上线一系列运营举措。

  

  具体为,对于恶意炒货卖家,毒APP会根据卖家超时未发货、虚假发货、货不对版的情况,直接扣除卖家保证金,并关闭订单,平台收到的商品安排到付退还卖家;

  另外基于市场调研及用户反馈,毒APP优化保证金收取规则,将阶梯加绝对值的收取方式变更为按比例收取,大幅提高保证金比例,提高卖家恶意违约的成本,以加强平台治理。

  另外对于买家而言,毒APP也即将在八月上线一系列权益保障举措。譬如卖家因各种原因取消订单后,毒APP在退还货款的同时,进行赔付,并且这一标准还在提高;同时卖家商品查验不通过的,毒APP也会进行补偿。

  一位内幕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毒APP正在面向潮流领域多元化发展,早已摆脱了单一球鞋交易平台的标签。

  这一点,在其产品内部也有所凸显,除了球鞋交易之外,一些潮流服饰、潮玩数码也在毒APP内占据一定比例。毒APP也正在成为潮流品牌发售和运营的主阵地。比如最近国内运动品牌李宁与毒APP达成合作,宣布官方入驻毒APP并发售最新潮流单品。

  

  在业内人士看来,毒APP在营造和传递潮流生活方式内容和文化。

  事实上,毒APP最早上线时形态为一个潮流文化交流社区。随着潮流文化的扩散,用户对于潮流单品鉴别及买卖的诉求日益旺盛,毒APP在提供鉴定以及交易服务之后,自身飞速发展的同时,也方便了许多年轻受众。

  并且社区属性目前依然是毒APP的核心,在毒APP的首页上,每天有数以万计的潮人分享着他们的穿搭;在内容输出上,毒APP也构建了包括微博、微信、抖音在内的全渠道覆盖。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球鞋

  潮流

  嘻哈

  小光

  吴亦凡

  阅读 ()

  投诉